Search
  • Nox Yang

Xinyao: I think I've found the key to the Gate of Art

Updated: Oct 19


Xinyao: 我觉得我已经找到打开艺术大门的钥匙了 做演员是什么体验? 出国学表演、在英美国家做女演员是什么体验? 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国内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在英国学表演、后又来美国学习工作已有2年的女演员Xinyao。 她两年前参加的一个电影不久前刚在罗马尼亚的一个电影节首映。 以下是她对我问题的回答。

叙述|Xinyao 采访/摄影/编辑 | Nox

1 我在中央戏剧学院上完两年的课后,决定出国继续学表演。 飞到伦敦学习了半年多的英语,同时也在面试各种戏剧学院。后来一个同学就介绍给我一个试镜的机会。导演是一个伦敦电影学院的教授,波兰人,之前获过德国柏林国际电影节的Crystal Bear (水晶熊)奖。他的剧本是一个由真实故事改编的、讲一个中国女孩子在伦敦做房产中介的故事,我出演女二。 当时我跟导演第一次见面也特别有意思。 他在见面前给我发了他之前的一个片子,问我对那片子是怎么看的。然后我就说,你电影的结尾是男主角站出来,说他觉得生活不是灰色的,但我觉得整个故事都在告诉我,生活有的时候是很灰色的。 他很喜欢我的回答,可能也一部分是这个原因,我就面试上了那个角色。

(Xinyao参演的电影剧照) 这是我参与的第一个英文的电影,也是印象很深的一个。当时拍摄过程中导演给出来的指导让我觉得非常专业,整个拍摄经历也非常地和谐。 不过到我们后期配音的时候,有天我来得比较晚,大家已经在里面开始配音了,屏幕上放的就是我的一段戏,然后戏里另一个演员就指着屏幕笑着说,“你看她的表演像白水一样”。


我其实那时在外面就听得到,当时印象特别深刻。


即使现在往回看,我也并不觉得我的表演像白水一样。我觉得我给了我那个时候可以给的所有东西。 因为表演是一种技巧,一种在想象的空间里去行动的艺术,每个演员都是需要去不停训练、不停打磨的,所以它也不可能是百分百完全真实的。即使现在我的表演可能比那时好了一些,但我还是不会去说那个时候的我是像白水一样。因为只要是我在舞台上,我都是每一分每一刻地投入真情实感。我也不觉得在镜头前很夸张的就是好的表演。

2

我是16岁时在国内时参加艺考,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


我从小对表演、对舞台这些东西一直就很爱,觉得唱歌跳舞很开心。很小的时候,我每周末都给家里人演一点东西,然后他们就坐在那里给我鼓掌。 后来上学就没有再想过要去做演员。长大了之后就有很多其他的想法,那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但是到了高二,大家都在上学时,我的一个学姐就去参加艺考学表演了。那时通过她,我才开始了解到这些。我说我也很想学表演,我也很爱表演。所以就是那时候我决定要去学这个东西。

(Xinyao提供的童年照)

高二下半学期的时候我就去参加了一个学表演的班,第一次去时他们让我做无实物表演,要我设计三个动作。老师等我演完之后,他就笑了。


他说,你刚才打电脑是这样打的,没有人会像你那样打电脑的。他说这个不是好的无实物表演。


在我上完第一节后,回家就哭了,说我不学这个了。我妈给我讲她认识一个导演朋友,那导演说过一句话:“你要知道有的人他可能就只能干这个,他干不了别的。” 我妈把这个话跟我说了之后,我说,你可能说的挺对的,我觉得好像除了干表演这个事情,其他什么事情我都好像不是很会,也不是很想做。所以16岁那个时候我就决定了我要学表演、以后要做演员。这个决心一直到后来,不管环境怎么变化,都让我自己觉得很充足。 因为不论什么时候,我都知道自己想做演员,所以很多这个行业里其他七七八八的事情,我就不会很去在意,只专注在表演上面。

做演员的现实之一就是起步真的很难很难。不管是在国内还是美国,我认识的演员一开始都会经历很多精神上的压力。 生活没有保障,要去不停地去面试,一开始接到的工资又很低,所以要去打其他的工,然后还要去保持一种可以创作的状态,这种又对人精神和身体上的需求都是很高的。很多人都会陷到这种圈子里面,精神状态会变得很差,工作又很难能接到。


所以这样刚起步的时候,大家就会很慌张地寻找一个交际圈,想着怎样找人来帮忙找工作、建立朋友的关系。 然后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作为一个女演员,会遇到很多情况是有人来跟你谈一些交易,经常叫你去陪着参加一些局、见一些人之类的。除此之外就是要有经纪公司来包装,拿到的钱很多也是要拿给经纪公司。所以从一个经济状态来讲,一个起步的演员真的很难。


但我也遇到过很纯粹地喜欢创作的人,我心里面一直在支撑我做下去的就是那些真正在做电影、做艺术、做戏剧的人。

(Xinyao提供的工作剧照) 我到了美国后,参加剧组时就感觉大家都很尊重你,很尊重你的时间、也很尊重你的专业。团队都会去支持你、保护你的工作,整个的工作环境也比较和谐。 但即便如此,作为中国人,又是女演员,我仍能感觉到当地人对我的一种陌生感,夹杂着一些恐惧、一些好奇和排斥。 很多时候我都感觉到,就因为我是亚洲人,他们不会先看到我是什么样的性格或者适合什么样的角色,他们只会第一眼先看到我是一个亚洲人。我会接到很多工作,比如说韩国人或者是日本人的角色,其实我并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但是他们让我去模仿这样的口音。或者是他会给你一些比较可爱的、开心的、比较喜剧性、比较年轻的角色,因为他们觉得你看起来比较符合这样的形象。


但是,我不想把自己套到刻板印象里。我觉得只要我足够努力、能足够深入到角色里面去,那么我长什么样并不重要。 只要我能用自己的演技去说服观众。

(剧照) 3

我曾经在一个戏剧里扮演一个青春期女孩,她生活在六七十年代的纽约。 那个女孩对死亡非常感兴趣。每次一有人死,她就会到处告诉别人这件事。


那部戏的导演当时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她会死亡这么感兴趣?我回答说就好像是有一种痴迷。但是导演继续追问,“为什么?”我想了很长时间,但想不到答案。


我们经常说的“作品的深度”,其实很多时候就像是这个被抛出来的问题。你需要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否则你只能停留在一个表面的程度,无法走到角色的更深层。


我找了一个8小时长的关于70年代纽约的纪录片来看,然后一遍又一遍读剧本,试图搞清楚当时的纽约到时在发生什么。 但我找不到答案,就好像我的角色就是单纯对死亡这事入迷。故事里还有一场戏是一个母亲和警察在对话,但是他们完完全全理解错了对方在说什么。里面的所有人都好像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剧照) 后来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剧从头到尾有一种神秘的气氛笼罩着所有人。整部剧作者都在试图呈现一种似梦般、迷失的生活的本质 -- 我们每个人都很迷茫,而所有事情就这么随机地发生了,没人真的理解任何事情。 这个时刻我突然意识到,对我的角色来说,这就是她不知道的地方。 她就是单纯地不理解死亡,所以她会感兴趣,她会好奇人是如何死亡的。为什么我们不变成花?不变成水?我们不飞向天空变成神?或者是变成动物? 正是因为她理解不了失去一个亲密的人的痛苦,所以她才能到处走,开玩笑般给人们讲述这些死亡。这也是我认为不要直接对角色下判断的重要性。 我可以很轻易地说这个女孩本身就是黑暗的、病态的、迷恋死亡、不尊重死亡,但这与我后来发现的恰恰相反 -- 她正是因为太天真才理解不了死亡。 而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正在经历的事情以及自己看世界的滤镜,没人是在真正去倾听去理解。

(Xinyao提供的照片) 我感觉自己做演员就像是一个容器。每次扮演一个角色前,你都要清空自己,然后放进跟角色相关的内容:性格、心理、任何一切。 只有把自己的声音降到零,才能为角色的爆发做好准备,为自己的想象力提供场地发挥。


我的一个好朋友,也是我的人生导师,叫Landon。他告诉过我,有一道艺术的大门就在那里,你需要找到那把钥匙,一旦你打开了那扇门,你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用以前视角看世界。


我觉得我已经找到那把钥匙了。


虽然我可能只是刚踏进门一脚,前面可能还有一万个阶梯需要去爬,但是我已经能感觉到我内在的不同了。


这种不同在于,我现在更能像一个外来的旁观者,去观察、理解、看到现实和真相。

4

我觉得生而为人,我们都在不停地跟自己抗争、拒绝接受很多事情。往往因为我们想感觉被爱,所以我们会为自己制造一些谎言。


我自己就有过很多否定、很多不接受和畏惧。


我爸妈在我四岁的时候就离了婚。在那之后,我妈妈离开去了北京,我跟爸爸住。那时所有人都在夸奖我,说我很坚强,没有妈妈在身边也很懂事。


我发现自己表现得越坚强,我就越被周围的人所接受。 所以我从小就在否认我的现实。我不停告诉自己,我很坚强,我并不需要我妈妈。然而现实是,做为一个小孩,父母的分开让我很伤心,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妈妈、很想要她在我身边。但到了外边,我就告诉自己这都不是事,我挺好的。我为自己是个坚强的小孩而骄傲。 做演员后,很多时候我都要去解读角色的恐惧和目标、欲望和野心。这份工作让我看到,很多时候,一个人的内心想法和外在行为是不同的,而我们都在努力掩藏事实,掩藏起自己的脆弱和自己真正想要的。


我很感激表演这个职业。因为这不光是我的热爱,也给了我人生的智慧,帮我变成一个更纯粹的容器,能让我在以后去演绎更疯狂、更多样的角色。

(剧照)


我理想的职业生涯是能在以后写出自己的剧本,制作出自己的电影。我想用自己的电影去改变世界。我想用电影去为我的故事主角们发声。


我觉得美国的电影行业尽管已经很发达了,但仍然只呈现出了10%我想看到的东西,其他90%是世界上正在发生的,而并没有被讲述的故事。


但这个行业就好像只喜欢重复以前成功过的事情。比如说,行业里的人发现观众喜欢这个,吃这一套,不论好坏、健康与否,我们就做出这样的东西给他们看,保证能够大赚一笔。三个月后,再来做出10件类似的东西。


但那不是我作为艺术家想要创作的东西。 创作的意义是什么?不就是用自己作品带领大家看到更真实、更艺术的东西吗? 这也是我作为演员也好、导演也好,想做的事。

— END — 往期作品 (更多请到后台查看)“我想成为美国女王” “我曾带着儿子沦落街头” | iSeeLA伯克利非裔学生:“我推动了一项加州法案通过”“美国这些狗屁价值,全砸了!我们欠你们的” 我把被好莱坞导演性侵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计划生育时有很多被弃女婴被美国家庭收养,我是其中一个

6 views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