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Nox Yang

Dong: The year I turned 25, I went to Hengdian to be an actress

Updated: 5 days ago


冬冬:25岁那年,我来到了横店

冬冬是我2018年出国前在北京认识的朋友。


她在我们眼里一直是个温柔善良美丽的女孩子,是当年我们五道口的一枝花。


年初我偶然看到她在朋友圈发了自己在横店的带妆照,才知道她去了横店做了演员。


我们隔着太平洋,聊了两个小时的电话,于是便有了你将要看到的这篇文章。


口述 & 照片提供 | 冬冬

采访 & 编辑 | Nox


1

我是在2019年10月初的时候,去浙江西塘参加了一个关于汉服的比赛。

横店也在浙江省,是金华市旗下的一个小镇。我本来就有想法过来这边,因为听说横店是属于进入演戏行业门槛比较低的,所以我借那个机会就来了。

来了之后,我报了一个为期两个月的演员培训班,有台词课、形体课,在那同时也加入了演员工会。办了个暂住证和当地的银行卡,再带着身份证去办好了演员证。之后就可以开始跑戏了。

我来的时候群众演员是90块钱一天,每天10小时,超一小时加10块钱。还会有一些其他的费用,比如说有磕头的话,那就加10块钱,淋雨就加10块钱,就是有什么哭丧的抬棺的那种不太吉利的戏,就会再加10块钱,然后大概七七八八也能挣一天120左右。

群众演员就是主要在背景里当路人,我们叫“滑大街”。然后有前景演员,是对身高和相貌有要求的。再然后是由特约演员,就是有台词的那种,在戏里能说上两句话。

在群众演员的群里,每天固定时间群头会报戏,群演们就需要准点去抢,在群里报名,拼手速。

前景演员的选拔主要看身高和相貌。女生的话身高要超过163,但相貌就比较主观了。我第一次去就没选上,当时我就觉得天啊,我的长相不符合横店的审美吗?

第二次去时有一个人大老远就看见我了,过来加了我微信,然后跟面试官窃窃私语。那应该是演员工会的人,挺喜欢我这种长相的,就给面试官说一定要给我过。

所以就是两次特别不一样的体验。




2

横店这边拍古装剧占大头,电视剧的话每天大概能拍剧本里的5页,而电影可能只拍0.1页纸,拍得很慢很精细。


但对很多群众演员来说,他其实没有太管你什么精细不精细,他就只想着我今天报上戏了,我能不能早收工,不要熬我,不要一直用我就好了。


比如去年有一个电影就属于拍得巨慢的,一场戏调试灯光之类的会花很多时间,我们当时就干了一个大夜,从下午4点出工,到第二天凌晨的5点半才收工,就特别久的时间。


其实你不要跟群众演员提什么理想,提什么这个剧有多好,他能感受到的就是你有没有把我的时间当时间,我真的特别困,我特别想回去休息。



但要我说,其实这个时间的问题还好,更难受的是那种没有特别被尊重的感觉吧。

有一次我素颜到片场,当时现场有个执行下面的人可能是嫌弃我的长相,直接把我的角色给了别人,然后还对服装组的人说“别给他们太好看的衣服”之类的。


我们换好衣服后,他坐在化妆间门口和另一个人在那里笑,说什么“这么胖”(冬冬在普通人里算瘦的了,但她告诉我,在横店,身高165的女孩体重84斤才算不胖)。


可你知道那个人他自己长什么样吗?


视觉年龄大概30-40岁的一男的,还没我高,长得真的很普通。他在现场唯一的权力就是指导我们群众演员从哪划到哪,仅此而已。但他就想要在我们面前充分展现自己的权力,就带着那种鸡毛当令箭的极大自信,肆意攻击人。

在这一行,你受到那种外貌攻击的话,其实还挺失落的。那种失落是你没法用理性一开始就去克制掉的,只能去通过一段时间自己调节。


你会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你看我真的这么丑吗?我在他眼里已经变成这样了吗?我这样还怎么适合演戏?会一大堆问题,然后攻击自己,对自己产生怀疑。


这样子遇到多了,你就很难去有一个对自己比较客观的评价。


剧组是个特别现实的地方,阶级非常明显。

因为我群演、前景、特约什么都体验过嘛,当群演的时候,衣服是从箱车上扔给你的,太大了也不会给你换。群演的鞋子特别地臭,因为穿过一轮又一轮,横店又常下雨,鞋上有时还有泥泞。


到前景演员的话,就可以先挑衣服,衣服也会稍微干净一点。特约的话,妆发也会给你弄得仔细一点,有时也会有小演员的待遇。

群演和正式演员的区别,就比如说一个中午12点开拍的戏,群众演员要凌晨3:30集合到宾馆,等都梳完头大概7点左右,就集合坐大巴过去,等到12点。而演员可能在9点起床都不晚。所以群演和正式演员就是3:30和9点的区别。


群众演员其实真的是最惨的。群众演员的时间就好像永远都不是时间。


3


在横店呆久了人会变得特别没有动力。

我不知道那种群众演员是怎么坚持那么久的。因为一天一天地消耗,然后又不是那么受尊重,钱你根本就只是糊口,有的糊口可能还不够。然后最近又是剧组开机比较少的淡季状态,我觉得就很难去养活自己。

除了有些群头是在横店呆比较久的以外,群众演员他们大多都会有副业,不可能一直呆着。更多的是能演到我们叫小特(约),还有大特(约)。


你在电视剧中能看到谁家的管家有几场戏、一集能见到一分钟的那种,就叫大特约了。这种一般是属于认识你的人多了,觉得你戏还可以,然后嘴也比较甜之类的,就会给你比较多的戏份,这样才比较能生活下去。

剧里其他更大的角色就更需要背后有人有资本去推,普通群演很难有那种机会。

在这里呆一阵子,看到现实后,就觉得好像没有任何可值得奋斗的方向。普通群演能坚持半年一年的都已经挺强了,大多都是横店到此一游,然后就回到其他的地方。


4


我在2019年中旬的时候,就挺想来横店尝试一下。那时我正在经历25岁的年龄焦虑,让我觉得我应该去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情。

那时候是属于不知道是自卑还是怎么样,挺不好意思说出来自己还有这想法的。但我会觉得要是不做这个事情,我未来的好多年都会觉得自己怎么连最想做的事情都说不出来,而且也没去做。所以我就去做了,然后就来到这里。

做演员是我小时候就有的想法了。

我从小在山东长大,经历的一直是打压式教育。


小的时候,我有个学习特别好的妹妹。我爷爷永远说你要是有她一半聪明一半努力就好了,说我只喜欢看电视,只喜欢玩。我也从没得到过相貌上的评价。


我第一次听别人说我好看,好像是在初中毕业,我还是觉得“天啊,你在说什么?”我就觉得不是的。我到大学还都没有化过妆,在高中就更是了。那时一个短发,然后整天除了学习也没有几个男孩子追我吧,也没有什么更多的关于相貌上的评价。大学好像多了一点,更多的是在大学毕业之后,因为开始化妆了,开始就意识到自己外貌上的改变了,之后就是开始有意识了。


小的时候我跟同学说了一下想当演员的想法,他们就是会嘲笑,后来我就不说了。



我当时还跟家人说了我想做记者那种类型的工作,就是小型地试探一下,然后他们就说你在想什么,觉得我特别不切实际。


在我家人眼里,除了老师和公务员之类的,其他职业都是不靠谱的。

我高中报大学时候,特别想去到其他城市,去哪都行。但是我家人让我把6个平行志愿里的前5个学校都选在山东,我怎么都跑不了。


当时可以在普通文和艺术文之间选,我就特别想报艺术文,但是家人不让,我记得那时哭了一下午。我那时候连大学报志愿都是没有自己的一个权利的。


5

我是等到上大学之后, 才是比较脱离家人的控制。


那时候我就觉得,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东西我是属于比较收着、比较内敛的。我觉得要是能演戏的话,会特别过瘾。

在剧里面做什么事情都是合理的,你也不会有什么惩罚,不会让我觉得那么害怕。

我觉得会特别地自由。

同时也还有一点点虚荣吧,我觉得如果是在自己比较年轻的时候,然后能留下来一点影像的话,我会觉得很开心。


去横店之前,我在北京一个单位里改标书。那时就觉得工作不下去了,他让我改标点符号我就改标点符号,一个句号也不想多加,干什么事情都没有动力。觉得特别像一个机器、行尸走肉一样。我觉得我都这样了,就不如去横店试一下。

我也不一定觉得这一行的选择有多好,但这一行的选择是我自己做的,就是那种自己拿主意,自己去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那种感觉对我来说特别舒服。


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去横店算是我的一种叛逆。我的叛逆特别漫长,也隐藏了很久。


我不想当老师,我不想一直按照家人的生活。有时甚至觉得只要能让他们不开心,其实我还挺开心的。(笑)



但其实还是有很多问题要解决的。


比如说有时我在跟小伙伴搭戏时,就能感觉到自己功力不够、感觉不对,也会很羡慕其他科班出身、有天赋、有经验的演员。有时候就会有挫败感,觉得自己在年龄、天赋、努力、观察力上都输了,然后会有各种情绪袭来。

所以我还得多做些表演训练、提升自己的演技,这样机会来的时候更能够抓住,临场发挥的时候也不会怯场。


其实我觉得在哪一行我都要解决很多问题,都是要找寻路的。


我想过给自己找一个后路。如果离开演员这一行的话,我可能会想在心理咨询这一行业深耕。但那也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和资金投入的。反正我会给自己再一年的时间看看自己在演艺圈这一行发展成什么样。


我现在每周的工作都很不固定。可能这一周每天都有戏,也可能一周里一个戏也选不上我。除了拍戏之外,我还会拍一些抖音快手、社交平台APP上的一些广告。

接下来一年的话,希望能在现在的状态上有所进步,能获得一个那种小小小角色,不是那种滑背景的,而是真的有那种特写镜头,然后有一个大概的人物脉络。

如果在比较大的电视剧里演几场戏,我觉得这一年对我来说就算是比较大的肯定了,我觉得就可以再继续尝试一下这样子。



我目前还没有跟家人讲我去横店的事。


因为家人想要你什么?他们想要你稳定。

我现在不稳定,是个很大的雷。所以我觉得要么他们永远不知道,要么等我准备在这行呆得比较久的时候再谈判。

到时候我必须有一个稍微稳定点的状态。现在不论再怎么解释,他们都是不会听的。

但是,如果要我去按照他们的想法,天天那样子过的话,我觉得活得没意义。

我想做自己想做的事。


采访完后,她给我发来一首歌Ich gehör nur mir 《我只属于我自己》


她说:“这个歌词太有力量了,感觉特别能体现我内心的呐喊”


在这里节选一部分 分享给大家吧:


我不愿唯唯诺诺,言听计从

我不愿矫揉造作,曲意逢迎


我想站在钢丝上俯瞰整个世界我想站在冰面上亲眼看看

它到底有多坚固


如果你想改变我,我会挣脱出去像鸟儿一样飞向光明

如果想要繁星,我会自己去探寻


我经历过人生的残酷,但仍然保持真我

我保护自己,不忘初心


因为我只属于我自己

— END —



往期作品 (更多请到后台查看)

“我想成为美国女王”

“我曾带着儿子沦落街头” | iSeeLA

伯克利非裔学生:“我推动了一项加州法案通过”

“美国这些狗屁价值,全砸了!我们欠你们的”

我把被好莱坞导演性侵的经历写成了一本书”

计划生育时有很多被弃女婴被美国家庭收养,我是其中一个


摄影项目 iSeeLA

2019年6月由 Nox Yang 开启收集洛杉矶有意思的人的故事


公众号iSee-iSee-

扫码关注 iSee-iSee- (ID: isee--isee)

查看更多 iSeeLA 人物故事




47 views0 comments